孟季季:))

一个咸鱼

哇我家崽子,也看越可爱。

组队打本
呜呜呜我家崽儿可真幸福

【待授权翻译】Down Time (NC-17,骑乘)

锡葚:

作者:ceasefir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042030


译者:我


beta: @没脑没梗没图力洗洗睡吧   感谢lof让我找到这么棒的beta小天使!比一万个哈特!


summary: 半藏声音顿了顿。“你还在听吗?”


  “我当然有。”麦克雷说,说话声音因雪茄含糊不清。 “一周后我两都会在花村。9点在老地方见面,用公司的钱定个酒店,安全屋被占用了。”


译者注释:已发申请,作者还没有理我。 这是篇很甜很甜的两个老司机的开车文,包括主动的半藏,骑乘梗和老夫老妻式的相处。分三段发出来。肉在后两段,第一段主要虐狗用。


http://www.cwbgj.com/content/uploads/tempimg/201608141/1323246734.png

清明日常(๑•ี_เ•ี๑)ayano的腿prprpr

【黑尾木兔月岛】大人的事

虚妄游戏:


  • 不要方 不是3P (?)


  • 全程有病+鬼扯 看着玩吧...


  • OOC OOC OOC



——————————




         那是东京合宿的最后一晚。


         月岛萤洗完澡出来时已经不早了,他走进合宿的和室,大家辛苦练了一天,这时已经横七竖八的在被褥上睡了过去。


         “……月岛回来了?”菅原的声音带着睡意朦胧的鼻音,他大概是最后一个还清醒着的人,月岛应了一声,菅原说那关灯了哦,屋里便黑了下来。


         月岛在他靠窗的被褥上躺下,月光透过窗子照亮他半个身子。日向在睡梦中咂着嘴,田中前辈的呼噜声一起一伏,让月岛联想起催眠用的雪佛氏钟摆。他在黑暗中举起手腕,看着手表的时针不可察觉得慢慢指向“12”。


         要来了。


         白色纸门被无声的拉开,两颗脑袋探了出来,是黑尾铁朗和木兔光太郎。“月!”木兔压低声音叫了他一声,黑尾像往常一样歪着嘴笑的一脸戏谑,伸手朝他勾了勾手指。


         可不可以不要再叫月了啊。月岛在心里吐槽,但还是乖乖起身轻手轻脚的穿过熟睡的队友们,走了过去。


         谁让他输了呢。


 


         


         “光拦网也太无聊了,我们来比赛吧。”月岛第二次去帮忙拦网的时候,黑尾托着球说,“到合宿练习赛结束为止,谁被拦下的次数最多,谁就输了,输了的人要接受惩罚。”


         “哦哦比赛!不错!放马过来吧!!!”木兔一听到“比赛”两个字就兴奋,月岛觉得就算是比赛吃屎味的咖喱他也会接受的。


         “好,月岛呢?”


         “我拒绝。”月岛拒绝的干脆利落。


         “哦?啊,也是,跟我们比打的最差的你怎么可能赢嘛。”黑尾用眼角瞄着月岛,弯着一边嘴角笑道。


         打、得、最、差。月岛感觉得到额头上的青筋在跳,火大,非常火大,虽然是事实。不,就因为是事实才让人生气。“什么惩罚?”月岛问。黑尾歪着头想了一下,说,到时候再说,总之会是很羞耻的惩罚哟,怕了吧?


         “月, 我看错你了,原来你是这种软弱的男人,亏我还想把毕生所学传授给你……”木兔在一旁作痛心疾首状。


         “……我参加。”月岛推了下眼镜,嘴角抽搐。他真是拿这两位前辈的组合没办法。


         “哟吼!”木兔使劲拍了拍月岛的背,排球场的木地板反射着令人雀跃的光,“开始了开始了!我们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站在午夜的走廊里的月岛想,如果可以时空穿越的话,就算他们跪在地上哭着求他他也不会答应的。


 


         纸门无声的在月岛身后关上,黑尾指了指旁边的一间用来堆杂物的房间。木兔一把搭上月岛的肩膀,作为赢家的大好心情全写在脸上。  


         三人钻进杂物间围坐一圈,一时间忽然没人说话。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月岛淡淡地开口说:“如果惩罚是静坐的话,你们不用陪我也是可以的。”


         “不……”黑尾挠了挠头,他苦恼的样子对月岛来说很新奇。“我们还没想好惩罚……”


         “我想到了,让月倒立讲冷笑话怎么样?你想啊,平常那么冷静的家伙倒立的样子,肯定特别搞笑!”木兔圆圆的眼睛在夜晚看起来更像猫头鹰了。


         “……”


         “不行吗?嗯……那劈叉呢?月你会劈叉吗?”


         “…………”


    黑尾忽然眼睛一亮,凑近还想再说什么的木兔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然后问道,怎么样?木兔“啪”地竖起大拇指,弯起了一个黑尾的招牌笑容。


         月岛默默打了个寒颤。


         “月个子又高头脑又好,肯定很受女生欢迎吧?”黑尾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调到了摄影模式。


         “没有的事。”


         “说谎。我们可听说了,‘一年级的月岛君超帅哦~!’‘好想加入他的粉丝后援会啊~’什么的。”木兔学着女生的声音说道。


         “不,从来没有这种……”


         “哦呀,那月的照片肯定非常抢手吧?”黑尾无视月岛的否认,抬高声音问。


         “是呢!一定是‘嗖!’的一下就被哄抢一空!”木兔答道。


         “这么说如果是什么‘可爱’的姿势的话,肯定更不得了了?”


         “那还用说!”


         月岛听着两人像在表演落语似的一唱一和,一句话也插不进去。情况变得非常不妙,但是他作为输掉的一方又无可奈何,这种待宰羔羊般的感觉让他头痛。


         “月,摆点可爱的pose给我们拍吧!”木兔也掏出了手机,两部手机眨着贼兮兮的独眼,盯的月岛浑身发毛,但他还是一脸淡定地回答道:“不好意思,我不认为身高接近一米九的男子高中生能让人觉得‘可爱’,还是说,两位前辈的脑袋加在一起都想不出更有趣的惩罚?”


         黑尾和木兔交换了一个眼神,意思是说这小子在激我们呢。我们会上当吗?太天真了。


         结果不管月岛嘲讽也好激将也罢,可爱pose照是逃不过去了。黑尾指名要猫咪姿势,月岛磨蹭了半天,僵硬的把手虚握成拳头摆在脸边,黑尾一边拍照一边笑出了眼泪;木兔的要求是“小鸟坐”,月岛抿着嘴折腾起两条长腿,终于成功时还被两人抱怨缺少笑容,月岛一记眼刀瞪过去,耳根却悄悄泛起粉红 。


         “对对,衣服再拉上去一点……手抬高,好的,非常好!“两位队长好像一下子点开了摄影天赋,月岛被他们指挥着拉起睡觉穿的白色T恤,露出一截腰腹,半跪在地上扭出一个封面女模的S型。月岛要不是拼命转移注意力去观察角落里堆放的白色旧毛巾,架子上一叠一叠还未开封的格子浴衣,和在地上堆高的坐垫们,恐怕已经羞耻到跳窗自杀了。


         白炽灯在头顶上发出电流通过的“滋滋”声,空气中飘荡着柠檬薄荷的香气,那是月岛刚才洗澡时沐浴露的味道。木兔从屏幕里抬起头来,认真盯了面孔绯红的月岛一分钟,突然说:“糟糕。”


         “啊?”黑尾也抬起头来。木兔指了指仍在努力保持不动的月岛,说:“怎么说,嗯……觉得月,好可爱啊。”黑尾听了,托着下巴也打量起月岛来。浅金色的短发衬的少年过于白皙的肤色看起来像是混血,拉起的白色T恤下是肌肉匀称的腹部,黑尾严肃的地点了点头,转头对木兔说:“没错,这样的月意外的——哈?!”


         木兔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


如果说组成枭谷王牌的百分之八十是排球的话,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大约就是驱使一切的本能了。黑尾看见瞬移到月岛身边的木兔的脑袋离月岛越来越近,最后重合在一起,发出“啾”一声轻响。


         喂喂喂?!


         “木、木木兔……前辈, “月岛的身体不自然地晃了两下,好不容易摆出的姿势轰然坍塌,他不可置信地用手背擦了一下嘴唇,吸了口气,说:“这是什么小学生的玩笑吗?你好歹也是三年生,交不到女朋友也请分清Kiss的对象啊。”月岛的声音依然冷静又锋利,然而他一瞬间的动摇慌张全被黑尾收进眼底。木兔不好意思的挠头道歉,我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擅自动作了,对不起,对不起!他订书机似的鞠了个九十度的躬,抬起头的时候,眼前的超展开吓的他下巴几乎砸在地上。


         你知道法式深吻吗?


         这个词作为一个跟“量子力学”差不多的概念原本只存在于木兔的知识边缘,现在黑尾老师正拿着月岛作示范,生动地在木兔眼前解释这个词。黑尾按着月岛的后脑勺,对方的拒绝和抵抗雪一样逐渐融化进唇齿纠缠间。屋里的温度似乎在升高,木兔愣愣的站在那看了两分钟,直到黑尾松开气息不稳的月岛,那真是他人生中最漫长的两分钟。


         “你这家伙对可爱的后辈做什么啊!!”回过神的木兔冲上去一脚踹翻了狡猾的黑猫,“竟然背着我占月的便宜!!”


         原来背着你才是重点吗。黑尾坐起来支起腿背靠着墙,挑起眉的表情带着一股痞气,“多谢款待,月的初吻我收下了。”


         正准备开门溜号的月岛的背影一下子凝固,而木兔的反应比他本人更激烈,开始梗着脖子跟黑尾争论月岛的初吻到底给了谁。好可怕,他们怎么就能认定那是我的初吻呢。事态已经超出了草食系少年的承受极限,他怀念起鼾声磨牙声齐鸣的合宿间,决定赶紧撤退。


         “月!不准跑!”T恤的后领被人抓住,紧接着一股力道拽的他向后踉跄了几步倒在榻榻米上。“黑尾你以为一个Kiss就很了不起吗?你看好了,这种事你做的到吗!?”说着木兔一把掀起月岛的T恤,眼前光洁结实的身体仿佛撕掉包装的奶糖,还有胸前……喂,等等等等,这浅粉色的乳头是犯规的啊!


         木兔着魔一样用指尖捏住了那毫无防备的小尖,月岛大脑一片空白地看着那只手,强烈的震惊像电击似的让他僵在那儿不知所措。木兔得意地笑起来,“怎么样!初吻算什么,真正的大人会做的可是这种事!”


         “哈?你管这叫真正的大人?笑死人了,你知道什么叫大人吗?我现在就告诉。“黑尾满脸不屑,他伸出舌尖舔了下嘴唇,忽然俯身咬上了月岛的另一只乳头。舌尖和牙齿的组合攻击又痒又麻,月岛的脸红的像只西红柿,他不住地推着黏在他身上的两个人,“够了吧你们!都给我走开!”木兔愈战愈勇的性格哪里会让他轻易放弃,他吼叫着“混蛋!有本事试试这个!”开始试图脱月岛的短裤,黑尾笑嘻嘻的继续煽风点火,月岛一只手拽着短裤,一拳打中黑尾的肚子,这下好了,炸毛的黑尾也瞄准了月岛可怜兮兮的短裤,一争一夺间还不忘踢木兔一脚。三个身高四舍五入两米的男高中生在狭小的储物间展开了一场争夺战,伴随着惨叫声,吼叫声,架子翻倒的碰撞声,一时间天翻地覆场面非常混乱。


         “那个……”纸门突然被人拉开,日向的声音响了起来,他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说:“我上完厕所,发现这里声音很大,所以……诶,木兔前辈,黑尾前辈?还有月岛?月岛为什么没穿裤子?”


         “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管!“两位队长异口同声地喊道。


         门被一把甩死在日向的鼻尖前。日向搞不清发生了什么,但有什么比继续刚才的梦更重要呢。他打了个呵欠,摇摇晃晃地走回寝室。


         不知过了多久,日向在半梦半醒间听见隔壁的打闹声小了下来,那声音与夏夜的虫鸣混在一起,柔软而缱绻,仿佛笼着新月的一团薄雾。


         奇怪的联想。明天的训练也要加油啊。


 


 ————THE END————


 


真的写不来日系文我选择狗带。。。TAT


我爱月岛一辈子!!!

【HQ/三馆/R】[无授权自翻]武ちゃん、それ頭痛薬やない!アカンやつや!!総集編+α

啊呜啊呜

Satorero:

(高能预警!注意!本篇为月岛总受,西皮为黑月兔月苇月的作品!自分向!自分向!自分向!请注意避雷!……lo主不接受投诉_(:зゝ∠)_ )


















打分请走→ P站ID:5045531 きょんじさん




作者语:



第三体育馆组,因为媚【ウェーイ(σW▽〒)σ】药而变得奇怪的月岛君被哥哥们(带有性意义地)照顾的故事的汇编。


内容基本没有改变,结局稍作添加。


 


本作内容含有性描写,因此为限【ウェーイ(σW▽〒)σ】制级。


含有4P,语言、亲吻、淋浴调【ウェーイ(σW▽〒)σ】教,骑乘位和浴池内插入,非射【ウェーイ(σW▽〒)σ】精性【ウェーイ(σW▽〒)σ】高潮。


不擅长的读者请注意。


另外,赤苇角色大崩坏,喜欢cool的赤苇的读者请注意。


 


主题是「清爽的工口」。


与其说是清爽,更像是……黏黏糊糊……的。






因为内容原因,全文走外链……


请移步子博




PW:黑月木赤CP罗马音,共16位




小红心和评论请留在此博

看不出是马卡龙的马卡龙

这线条 我要哭死了